文字

這裡有我寫的文章和我喜歡的文章…

地獄談

張貼者:2011年6月8日 上午6:43Hong Chan   [ 已更新 2011年6月9日 上午9:04 ]

 

B︰你相信有地獄嗎?

A︰你是指基督教的那個嗎?

B︰有分別嗎?

A︰有,很大。如果你是說基督教的地獄,我會說不相信。

B︰為什麼?

A︰太無謂了。

B︰你是指思考這些東西太無謂。

A︰不,我是指製造地獄這東西太無謂,我相信如果神是善的,祂不會這樣做。

B︰不明白。

A︰或者我先用監獄和死刑作例子會較容易解釋。你知道為什麼要有監獄?

B︰監禁犯人?剝奪自由?

A︰那監禁和死刑最大的分別是什麼?

B︰你是想說,前者保留其生命,後者剝奪其生命。

A︰就是這樣,前者保留其生命,利用剝奪自由和勞役作為刑罰,好讓他反省及保留他有重穫新生的機會,後者則灰飛煙滅,一切都完了。

B︰那和基督教的地獄有什麼關係?

A︰聖經裡有人從地獄升回天堂的故事嗎?

B︰沒有,最少我沒有聽過…,嗯,我開始有點明白你的意思。

A︰地獄的設定從來就是讓人們受苦,而不是一個讓人改過自新的地方,不像佛教般可以輪迴,可以說是一個只收留被判處終生監禁的犯人的監獄。

B︰好像就是這樣。

A︰套用經濟術語,這是一個只有投入,而沒有產出的程序。既然如此,為什麼讓他們不斷受苦,而不乾脆讓他們灰飛煙滅?除非神喜歡看到人們痛苦的樣子,否則這樣的設定就是浪費資源,但以上只是神是善作為前題的解釋。

B︰請繼續。

A︰上面所說的監獄是以導人向善為前題,但有另一種監獄真的純粹以勞役犯人作為人力為目的,就像二次世界大戰時德軍監禁猶太人的集中營,他們在苦役中生產的成果,都成為了德國國內低廉貨品的主要來源,亦解釋為什麼在二戰物資緊張時期,德國公民仍享有優質的生活水平。

B︰他們就像奴隸一樣,為上層的人服務。

A︰就是這樣,那你認為身處地獄的人究竟為誰服務?

B︰神?天使?還是在天堂的人們。

A︰天知道。

你喜歡占卜嗎?

張貼者:2011年6月8日 上午6:37Hong Chan

你喜歡占卜嗎?老實說,我早在十年前已學過塔羅牌,那時塔羅牌在香港還不是很流行,塔羅牌只可以在少數大型書店中買到。而占卜師更少得不像話,當其時除了在一些酒吧碰巧找到他們外,較為人熟知是用貨van在街邊擺檔的姚安娜,但她是使用奧修牌,所以解讀方法和塔羅牌有些分別,但今時今日,相信很多人如果晚上行過廟街,都會看到那成行成市的塔羅牌占卜檔。

但塔羅牌本身非理性的解讀方法始終和本人的思維夾夾不入,所以不久就放棄了塔羅牌,但其中引發的一些問題倒是值得思考。一般占卜,都是以解讀未來為目的,正如你入廟求簽,總不會問過去一年怎樣,而只會問將來某事會怎樣,由於結果在未來,所以準不準需交由時間考證,但塔羅牌占卜最常見的聖三角牌陣會一次解讀過去、現在及未來三個狀況,由於過去已經發生(一說連現在也算作發生了),所以就可以即時作出考證,自然給人的信心就大為提高。

但這是否代表準確性呢?不一定,因為當你抽出的牌和你的過去遭遇大相徑庭,占卜師也有三種方法對應,第一種是說事情有正反兩面解讀方法;第二種是說你一直對事情的解讀有所誤會,舉個例子,如占卜師為你的戀愛占卜,代表過去的牌的意思不太好,但你認為你和愛侶的過去很恩愛,占卜師可以說這其實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其實你的愛侶對你的感情一直是假裝出來,你一直被蒙在鼓裡;至於第三種方法是廟街最常見,是說你的精神不集中,要求再洗牌後再抽過,直至抽出合乎你過去情況的塔羅牌,而這和揀衫揀到合心意才穿一樣,已經和準不準沒大關係。

但為什麼大部份占卜師樂於使用第三種方法,因為前兩個方法都需要占卜師花大量時間和求卜者解釋一番,但當你看到求卜者都是死小孩一樣忠言逆耳,又或者都是有書唔讀的笨小孩,與其讓求卜者不明所以又或者懷疑你的能力,第三種方法自然更合乎經濟效益,再加上並不是每一位占卜師都有能力作出前兩種方法這種較深層的解釋,所以第三種方法正好一家便宜兩家著,當然,大部份占卜師會根據規則說即使不合意,一晚最多也只可以為同一條問題抽三次,不會做得太過份。但不理怎樣,我們都由此可知,占卜師可以用技巧說服求卜者接受不合意的結果。

再跳回第一步來說,如果代表你過去的那張塔羅牌的意思真的和你的過去的經歷吻合又如何?但可惜的是,這都不代表你現在及未來那兩張塔羅牌都同樣準確,這和玩骰仔一樣,即使你之前擲出了3,其後擲出3的可能性仍然保持是六份一,不會多亦不會少。再說占卜未來,它本身永遠觸及一個敏感問題,如果可以占出未來,是否意味可以改變未來?

以上的說法並不是否定塔羅牌的價值,也不否定有真材實料的世外高人,而是想提出不論占卜準確與否,我們都很難對它作出考證,既然代表過去的占卜結果合意與否都可以用技巧含糊過去,同樣,未來也可以用同一技巧給人解讀。

如果讀到這裡仍然是一個頭兩個大,不要緊,相反,如果你在讀這篇文章前已有這些念頭,那你可能和我一樣不適合占卜,因為不論占卜結果如何準確,你也會半信半疑。最後補充,本人雖不盡信占卜,但最少相信塔羅牌在心理學上有解讀心理的能力,此一說心理學大師榮格有深入描寫,有興趣的人可以一讀他的作品。

遊戲規則

張貼者:2011年6月8日 上午6:33Hong Chan   [ 已更新 2011年6月8日 上午6:37 ]

在英語裡,遊戲和比賽同樣是用GAME來表達,簡單來說,就是分出勝負的活動。

要開始遊戲或比賽,必須先要有規則,否則就沒有勝負可言,而參與者也無所適從,至於如何制定規則,則要看遊戲的類型,對我來說,遊戲主要分成兩大類,一類是有觀眾的遊戲,另一種則是沒有觀眾的遊戲。有觀眾的遊戲,可以說成是可以吸引觀眾的遊戲,除了講求公平外,它的規則通常會較為清晰易明或變動性低,因為規則太艱澀,又或者時常變更規則的話,就難以讓觀眾理解比賽狀況,從而大大地減低觀眾的投入感。相反,沒有觀眾的遊戲,參賽者可以隨意在賽前或比賽期間加入或更改遊戲規則從而加強遊戲性,其中更可以包括讓賽形式的不平等規則,當然,規則必須經所有參賽者理解及同意。

正如大家經驗所得,一個好玩的遊戲會令玩家有代入感,反過來說,即使有一個全球公認最好玩的遊戲,玩家如果不將情感和時間投入,也只會感到這遊戲味如嚼臘。所以要設計一個受歡迎的遊戲,加強玩家的代入感是一個重要項目,但如果這是一個有觀眾的遊戲,要考慮的東西就更為複雜,因為除參賽者外,我們還需要讓不用實際參與比賽的觀眾同樣有置自其中的感覺,而不會是一位作壁上觀的路人。

既然是觀眾,即使購買了最昂貴的VIP入場劵,令你有近距離觀看比賽的機會,但說到底也是在比賽場地以外,除了高聲吶喊打氣外,你沒有影響比賽勝負的能力。簡單來說,你始終是一位旁觀者。所以為了加強觀眾的參與性,一些比賽會加入賭博成份,就像一些足球比賽,觀眾可以為自己的喜歡的球隊押注,令比賽的勝負不單影響觀眾個人的喜惡外,更包括觀眾個人金錢上的收支,從而進一步帶動觀眾情緒。

既然比賽的目標除了要讓參賽者享受公平競賽外,同時亦要兼顧吸引觀眾的需要,規則的設計上自然更為困難。在現實的很多受歡迎的比賽中,我們很容易發現一些志在令比賽更為好看的規則,如足球比賽上,扯跌禁區內持球或已成單刀之勢直逼龍門的進攻球員會給予較高的刑罰如紅牌及十二碼罰球。為了令球員有更高的進攻意識,聯賽勝利的球隊會給予三分而和局只有一分,從而減少守和的悶局。

要令觀眾覺得比賽有趣,我認為有四項地方值得注意,就是清晰易明的公平規則、綜合性比試、緊張感及戲劇性。第一點清晰易明的公平規則已在上文說明,不作累述;第二點綜合性比試是指比賽的內容不是單單某項技能的比試,如跳高或跳遠,而是要求參賽者利用多項不同的技能取得優勢如速度、力量、技巧等等,如果是團體賽,隊員之間的默契、隊伍作戰部署及領隊的統領能力更加是指向勝利之門的重要指標;第三點是緊張感,除了表演賽外,相信沒有人喜歡觀看一面倒的比賽,所以規則制定時要加以約束參賽者之間質素的差異性,例如加入預賽來篩選選手,讓旗鼓相當參賽者聚首一堂從而加強比賽激烈的氣氛;第四點戲劇性是指比賽容許有出人意表的賽果,未到比賽終結前,落後者都有反敗為勝的可能性。

說了這麼多,大家可能問為什麼我要花這麼多時間來研究遊戲,原因是,我認為遊戲只是社會運作的縮形,就像股票市場及辦公室政治,我們可以購買自己認為有上升潛力的股票,在辦公室裡也能賣關係給高層後補菁英,這些說破了也是一場遊戲而已,分別只是那種投入度,電視遊戲輸了後,我們損失的只是時間,但現實押注錯了的話,我們輸了的除了時間外,隨時賠了金錢及前途。所以我喜歡細心分析各種遊戲規則及各個參與者的心理,從而掌握時勢的走向。

1-3 of 3